來溫哥華短居,住在老公的三姑家。並不是在最熱鬧的溫哥華市區,而是車程距離一小時內的郊區,一個叫做Maple Ridge的小鎮,比起市區,這裡有更多西方人居住,許多傳統房子都是House,也就是有獨立前庭後院的房子,每天晚餐後散步在小鎮裡,晚上六點多,家家戶戶父母小孩私乎都已經下班回家,安然點起室內溫暖燈光,偶爾聽到刀叉碗盤碰撞的清脆聲響,有的住家裡也傳來小孩嬉鬧的聲音。Maple Ridge,到處都有高聳的大樹,走路散步每一兩公里就有一個寬廣的公園,眺望遠處山嵐層疊,不管是走在住宅區裡欣賞著家家戶戶不同的前院庭園或木造房屋各具特色,或是往大路走往接近山和農場的方向走,都是美麗的風景,也是我在這裡每天最享受最快樂的事,可以沈澱心靈也可以引發思考,到底何謂真正的生活富足呢?

溫哥華的夏天是最美好的季節,七八月晚上九點才天黑,八月下旬了,晚上八點半天黑,許多人家除了房車,還有RV露營車或是小船,三姑的女兒去年買船,夏天利用天氣好,假日一早六點多就開船出去海上釣魚或湖上兜風,享受遠離網路世界的塵囂。開車半小時到一小時內的時間,就有許多森林公園可以野餐烤肉,不怕冷的西方小孩,在湖裡戲水,累了就起來享受陽光和家人準備的美食,說是美食,比起這裡韓國人台灣人大陸人野餐食物有烤肉,沙拉,甜點等,很多西方人只是準備些簡單的三明治,果汁汽水和水果,鋪一塊地墊,就是最舒服的野餐場地。台灣夏天動輒三十幾度高溫,出門總是揮汗如雨,因為氣候不同,就算有心想要效法這裡人的悠閒野餐,也有困難,但是我們有秋天,也是可以在秋天往大自然裡去,只是等來到這裡,才發現我們的河濱樹木是如此稀少,如此秀氣矮小,跟這裡高聳入天的壯麗,真是無法相比。

加拿大高稅收,每年除了所得稅,政府會強迫你另外繳一筆失業金和退休基金,企業提撥你工作收入的4.5%作為年老後的退休基金,個人強迫也要提撥4.5%作為退休金預備金,實際每個月拿到手的現金比起台灣許多人實際上是少許多的,許多西方人可能沒有強烈的儲蓄習慣,認為已經乖乖繳給政府退休預備金,要是真的失業也有失業救濟補助,手頭現金不多的情況下,要買一些大項物品例如傢俱大型電器用品,都需要分期付款,如果用手頭現金的寬裕程度來比較,台灣人可以動不動就出國去東南亞去日本旅行,在台灣也都捨得花錢旅行住上幾晚幾乎跟歐美同價的民宿,買起名牌物品許多人毫不手軟,若這樣來看,我們台灣人應該是相對更富足。可是你看素質低弱的台灣傳統媒體,每天報導著芝麻綠豆的小事,對比歐美相對關注世界的新聞動態(當然美國這一兩年有許多媒體瘋狂追逐一個白人總統的一言一行極盡撻伐批評,也是一個媒體失衡現象),已經生活在一個小島先天有限制的我們,更是把自己國家人民的視野侷限到一個無法令人認同理解的地步。曾經在英國短暫工作生活,去同事家作客,他們邀請隔壁鄰居,一個英國老先生來家裡一起用餐,一個這麼偏僻的小小鎮,他靠著英國BBC電視節目也可以了解到亞洲世界動態和一些科學知識,和我們侃侃而談。同樣居住在溫哥華近郊的三姑和三姑丈,靠著電視了解到亞洲每天發生的經濟和政治大小事,還有加拿大當地的新聞。三姑丈在這裡是一個運送生鮮雞肉工廠的大型卡車司機,除了新聞也看國家地理頻道動物介紹,當然偶而也看看國外電視裡播放的老電影,對於時事也可以發表屬於自己的一番看法。如果以每天日日人們可以接觸的新聞媒體素質和內容來看,你還可以覺得臺灣人富足嗎?

如果有一天,我下定決心移民加拿大,可能真的是因為我希望可以準時下班,好好回家和家人吃晚餐,然後可以更有餘力享受下班後的寶貴時光。當年在英國工作的日子並不長,在慕尼黑也是短短的一陣子,同樣有業務業績壓力,每天也需要努力開發新經銷商尋找新的生意機會,無形的壓力和在台灣工作時並沒有太大差別,但是,每天在辦公室裡,同事會有餘裕好好地寒暄互道早安,連和我那英國老先生主管,也都可以在工作之餘閒聊上幾句,更重要的是,下班時間一到,大約是下午五點半,大家就準時離開工作崗位,我多留一會兒,英國老先生主管都會催促我快點回家,在慕尼黑的日子,一個小小的辦公室,一個業務同事負責德國市場業務開發,外加一個助理,每天中午午休時間一到,一小時時間,我會去樓下選個德國麵包配上新鮮牛奶,悠閒地享用,靜靜放空一下,然後看一點自己帶來的書,助理也是用相同的步調和方式享受她的午餐。在慕尼黑下班後的日子,是冬天白雪皚皚的日子,天黑的也早,但是家家戶戶溫暖的燈光給夜裡獨自行走的人們亮光和溫暖,許多人都是下班後才去採買今天和未來兩天的食物,準備回家煮食。溫哥華的這裡,三姑的女兒,身為會計經理,也是每天下午四點準時下班買菜,路上打電話和媽媽閒聊一邊買菜,然後回家煮飯和老公共同享用晚餐。二姑的兒子在科技業做產品經理,除非趕大案子的特別幾個月,不然也是早上八點上班下午四點準時下班,而也可以自己彈性調整上下班時間成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

在台灣,曾經剛出社會在一家小公司上班,公司的行政助理工作了兩年後,竟然被總經理遲退,原因是覺得她不夠積極向上,每天六點時間一到就準時拿包包走人。而經歷過多家公司歷練的我,除了曾經在德國外商公司感受過六點時間一到大家就紛紛拿包包走人回家的氣氛以外,大部分的公司裡,下班時間只是一個參考數字,如果真的敢每天六點準時下班走人,除非你業績真的非常好或是剛好你的老闆是準時下班的人,不然無形中真的會感受到一股壓力,不敢太早離開公司,深怕讓人覺得你不夠努力不夠有鬥志。就算待的公司可以讓你準時下班或是六點半就可以離開,高度工作壓力和龐大工作量,還有白天忙碌的一天,回到家早已精疲力盡,連好好煮飯的興致和能好好和家人相處或給自己一段安靜讀書的時光都沒有。也許也有八點到十點半這兩個半小時可以屬於自己,但是心緒紛亂體力耗盡,真的沒有任何「餘裕」過好工作以外的生活。很多人賺了高薪但因為工作壓力異常過大,靠高度消費來舒壓,覺得為了擁有好的物質生活,這就是必須付出的人生代價。假日也沒有體力走得太遠,還要儲備週一上班的精力,很多人在週日下午就開始憂鬱,這樣的人生,是種富足嗎?在英國和慕尼黑那小段工作時光,高物價讓我的荷包很扁,可是我卻每天晚上都很平靜和充滿餘裕可以享受晚上這幾小時時光,早上起床也是精神抖擻,因為每天都是睡飽飽的每一天。雖然買東西不能完全隨心所欲,連出門去一日遊也要設法自己帶果汁和水,銀行帳戶的確每個月存不到太多現金,可是,我真的貧窮嗎?那大概是我工作生活中心靈最富足下班真的就能好好放鬆的一段寶貴時光。

除非是公務員,不然要過著像在這裡所看到的下班後生活:晚上八點,全家也許已經用過晚餐,爸爸開車載著兒子來踢足球練習,或是年輕夫妻一起在家附近散步遛狗聊聊天,或帶著小孩來公園玩玩盪鞦韆,幾乎是一場不可能的夢。可是這樣的一個生活景象,在歐洲,在加拿大,在溫哥華這裡,不管你的職業是老師,醫生,護士,科技業工程師,都是人人可以追求和擁有的,一個好好過生活而不是只是工作的人生。物質上無法有太多閒錢揮霍,但可以有餘裕好好過生活,在小孩成為青少年以前,好好地陪伴彼此,這樣心靈的富足,不是最大的人生財富嗎?我,還是很喜歡工作,希望透過工作尋求適當的成就感和挑戰,讓自己的人生多元豐富,而不只是當一個不用上班的為家庭付出的女人,但是,也好希望這樣的追求不等同要犧牲自己所有的下班後的精氣神和餘裕才能換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hsobeauty 的頭像
ohsobeauty

It's a long journey - Never lose your passion and direction in your life!

ohsobeau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